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忠良博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族兴衰,子孙有责!

 
 
 

日志

 
 
关于我

刘忠良,河南周口人。信仰:我的上帝是伟大与真理。使命:肩负祖国的未来,托起民族的希望,承载人民的期待。人口、制度、文化是一个民族与国家的三大支柱,人口是生命载体,制度是根本规则,文化是思行内核。人口(数量、质量、结构)是其力量的源泉、兴盛的根基,制度与文化培育并释放其力量之源,三者共同决定民族与国家的兴衰命运。寻求真理,振兴中华,造福同胞,愿与君共勉。欢迎加微信cnlonglzl,随时阅读新文章。电子邮箱:cnlonglzl@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第一中国无法超越,人口问题是核心  

2010-06-11 08:50:56|  分类: 人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雅:留住社会精英就是留住国家财富
http://www.huanqiu.com
2010-06-10 08:39
环球时报

     尽管多项民意调查表明,6成美国民众忧心忡忡,认为自己的国家正在错误的路上越滑越远,但《纽约时报》大牌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却是坚定的乐观派。他两个月前以一篇《放宽心,我们很好》的专栏文章表明立场:美国纵使面临再多难题,前景仍然光明,因为人口增长未来将成为美国的最强驱动力。


  这位擅长从社会学角度分析美国社会政治经济现象的专栏作家解析,美国人口增长有两大推手,其一是比中国高得多的生育率;其二是美国是全球最强势的移民国。他在比较移民政策时再次提及中国:美国成功吸纳了全球半数以上技术移民,是开门纳才的最大受益国,反观中国,在此领域的表现“尤其差”。布鲁克斯因此信心十足地宣布,美国社会正处在“创造性毁灭”的前夜,人口、经济乃至社会的再次全面领先可期。


  无独有偶,布鲁克斯的同事、另一位更著名的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求解当下美国的脱困之道时,也提及同一关键词———“移民”。弗里德曼语出惊人,他认为刺激美国经济最便宜也是最稳妥的办法,其实是开门移民———向200万高素质的印度人、中国人以及韩国人发放签证。这样,美国的次贷断供楼盘就有了买家,国民储蓄率将即时改观,而新移民的创业热情又将批量制造当下美国最需要的工作机会。


  在一篇题为《要创业公司,不要经济救援》的专栏文章中,弗里德曼称,敢于远离故土的高技术移民一直被视为“高智商敢冒险”人群,美国因为吸引了“比例惊人的高智商敢冒险者”,自然获益匪浅。


  甚至是在大西洋彼岸,英国媒体在为美国社会把脉时,同样开出了吸引高素质移民的药方。《经济学家》杂志美国政治事务专栏“莱克星顿”最近刚换了主笔,前任主笔在6月3日一期的告别专栏文章中,引述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份报告告诫,如美国要维系过往20年的经济增速,到2030年时其人才库必须扩容2600万人。专栏特别强调,金融风暴将跨境资本无序流动的危险暴露无遗,但因此关上货物、人力乃至思想自由流动的国门,实为当下多数美国人的危险认知误区。专栏最后再次指向中国,但其轻佻的笔调相信会让每一个读到它的国人大为光火:1/5的中国大学生表示希望移民海外,农民绝无此念,大学生是一个富于活力、冲劲十足的上行群体。


  我搜遍中文网络,也不知1/5的惊人比例说从何而来。但愤怒之余,也许我们更应该思考,为什么这些最聪明最有影响力的西方脑袋,在求解美国当下脱困之道,前瞻美国未来繁盛之计时,总是将视线投向中国,更精确地说,是死盯着中国人中的“高智商敢冒险者”。而对国际媒体热衷炒作的中国最庞大外汇储备,他们似乎视而不见。


  印度知名技术公司———孚瑟斯公司高级总裁苏哈什?德哈去年与弗里德曼的一番对谈,也许会启发我们逆向思考。德哈说,如果美国像欧洲国家一样抬高门槛收紧移民,这将是印度的福音,因为这只会大大加快印度人在国内创新的步伐。按照弗里德曼的理论,在当今的扁平化世界,一个经济体的最重要竞争优势,就在于其在世界范围内吸纳人才的能力。其实,中国北宋时代的先贤胡瑗对此早有更精炼的表达———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


  基于人口规模与具体国情,如果我们暂时还做不到以国籍、绿卡或者中国梦为感召,在全世界范围内全面参与人力资源争夺战,但至少,我们应该守住自己的阵地———我们的“高智商敢冒险”人才群体。别忘记,这个群体可是一直被西方国家惦记着的。在“创富中国”据称正迎来继上世纪70年代末、90年代初之后第三次移民潮的今天,我尤其不赞成所谓“技术移民并不足虑,财富外迁需要警惕”的论调,毕竟,人才乃一个国家的财富根本,每一位人才的海外流失都值得追问。发现他们、起用他们、留住他们,正是刚刚颁布实施10年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的中国,必须要解决的最紧迫课题。 ▲(作者是广东媒体人。)

 

放松,我们会没事的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由大卫?布鲁克斯

发布时间:201045

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百分之60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是在错误的方向前进。 同样的比例认为,美国长期下降。 政治制度是行不通的。 阿的财政危机看起来不可避免。 有许多理由是暗淡的。 

但是,如果你想阅读它们,停止在这里。 该列是一个伟大的乐观甘美狂欢。 因为事实是,尽管所有的问题,美国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在未来40年内,人口学家估计,美国人口将激增的另外100万人口,400万元以上的。 人口将进取和相对年轻。  2050年,只有四分之一将超过60,而百分之三十的中国和日本的百分之41

在他的书中,“下一个百年亿美元:美国在2050年,”黚er -地理学乔尔科特金勾勒出怎样的增长将改变国家的景观。 从目前的趋势推断,他描述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中心的郊区,乡村和城市核心群岛。

最初的郊区化和无特色的浪潮是广阔的。 汤姆沃尔夫曾经说过,你只知道你是在一个新的城市时,你开始看到711新集。 但是,人类需要有意义的地方,因此开发人员已经灌浆的新中心区 - 郊区的聚会场所,人们可以吃饭,工作,看电影,享受的公共空间。

在未来的40年中,科特金认为,城市中心区将继续温和(和永远言过其实)复苏,但真正的行动将在紧凑的,自给自足的郊区村庄内。 但许多地方将在阳光地带 - 驱动器移动仍有强劲 - 但科特金还指出,高涨的低成本枢纽像平原上的法戈,爱荷华州迪比克市苏福尔斯,以及博伊西。

在人口增长部分是由于生育能力。 美国的生育率为百分之五十高于俄罗斯,德国和日本,比中国高。 美国人1968年和1979年之间出生更以家庭为他们的婴儿潮一代比以前导向,并具有较大的家庭。

此外,美国仍然是一个移民磁铁。 有关移民的全球态度分歧,美国在全球名列前茅,是在吸收他们(在中国是非常差)。 因此,全球有一半的技术移民来至于科特金注意到美国,1990年至2005年,移民开始了新的风险资本支持的上市公司的四分之一。

美国已经措施,在顶部或接近几乎每一个经济竞争力的全球措施的顶部。  2008年兰德公司的综合研究发现,美国领导的科学和技术发展的世界。 美国现在占了世界的研究和开发支出的三分之一。 从一定程度上讲,美国工人的平均近10倍,比一般的中国工人,一个缺口,将关闭,但不打算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去生产。

这将产生大量的活力。 正如史蒂芬玫瑰点在他的著作“反弹:为什么美国会更坚强从金融危机中,”当收入家庭的大小调整,黄金年龄的美国成年人的比例35,000元和70,000元收入由12分下降至1979年和2007年。 但是,这主要是因为收入的比例超过10.5万美元增加了14分。 在过去10年中,百分之60的美国人至少在当年1 10万美元以上,有百分之40的收入,至少在三个高。

随着世界变得更丰富,需求将会增加对产品的种类都是伟大的美国人提供 - 情绪体验。 受过教育的美国人成长在一个道德上的物质文化;他们以诸如“黑道家族”,“本线”和“广告狂人”,他们去创造像苹果公司的身份与道德涂层,显示磨练他们的情感复杂和心理意义,这富裕的消费者渴望。

作为成长中的一代导致经济复苏,也将参加社区之一。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时代的社会企业。

 1964年,共有15000名在美国的基金会到2001年,共有61,000  2007年,通过私人捐赠总额3000亿美元。 如城市年,为美国任教,与大学组织参加首脑会议每年激增。 郊区化帮助。 人口密度为每减少百分之十,人民的几率将参加由当地俱乐部上升百分之十五。 该服务现在是根深蒂固的文化和普遍。

总之,美国是一个人口,经济和社会复兴的边缘,其历史优势之上。 美国一向善于破坏性的变化。 它总是善于分散的社区建设。 它总是有这样的道德上的物质,创造意义的丰富的产品。 当然一个国家,这么多它会不会被动地等待,让周围一个腐朽的政治文化拖下来。

 

放松,我们会没事的

By DAVID BROOKS大卫?布鲁克斯

Published: April 5, 2010发布时间:<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1045

According to recent polls, 60 percent of Americans think the country is heading in the wrong direction.根据最近的民意调查,百分之60的美国人认为国家是在错误的方向前进。 The same percentage believe that the US is in long-term decline.同样的比例认为,美国长期下降。 The political system is dysfunctional.政治制度是行不通的。 A fiscal crisis looks unavoidable.阿的财政危机看起来不可避免。 There are plenty of reasons to be gloomy.有许多理由是暗淡的。 Skip to next paragraph

But if you want to read about them, stop right here.但是,如果你想阅读它们,停止在这里。 This column is a great luscious orgy of optimism.该列是一个伟大的乐观甘美狂欢。 Because the fact is, despite all the problems, America's future is exceedingly bright.因为事实是,尽管所有的问题,美国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Over the next 40 years, demographers estimate that the US population will surge by an additional 100 million people, to 400 million over all.在未来40年内,人口学家估计,美国人口将激增的另外100万人口,400万元以上的。 The population will be enterprising and relatively young.人口将进取和相对年轻。 In 2050, only a quarter will be over 60, compared with 31 percent in China and 41 percent in Japan. 2050年,只有四分之一将超过60,而百分之三十的中国和日本的百分之41

In his book, “The Next Hundred Million: America in 2050,” über-geographer Joel Kotkin sketches out how this growth will change the national landscape.在他的书中,下一个百年亿美元:美国在2050年,er -地理学乔尔科特金勾勒出怎样的增长将改变国家的景观。 Extrapolating from current trends, he describes an archipelago of vibrant suburban town centers, villages and urban cores.从目前的趋势推断,他描述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中心的郊区,乡村和城市核心群岛。

The initial wave of suburbanization was sprawling and featureless.最初的郊区化和无特色的浪潮是广阔的。 Tom Wolfe once observed that you only knew you were in a new town when you began to see a new set of 7-Elevens.汤姆沃尔夫曾经说过,你只知道你是在一个新的城市时,你开始看到711新集。 But humans need meaningful places, so developers have been filling in with neo-downtowns — suburban gathering spots where people can dine, work, go to the movies and enjoy public space.但是,人类需要有意义的地方,因此开发人员已经灌浆的新中心区 - 郊区的聚会场所,人们可以吃饭,工作,看电影,享受的公共空间。

Over the next 40 years, Kotkin argues, urban downtowns will continue their modest (and perpetually overhyped) revival, but the real action will be out in the compact, self-sufficient suburban villages.在未来的40年中,科特金认为,城市中心区将继续温和(和永远言过其实)复苏,但真正的行动将在紧凑的,自给自足的郊区村庄内。 Many of these places will be in the sunbelt — the drive to move there remains strong — but Kotkin also points to surging low-cost hubs on the Plains, like Fargo, Dubuque, Iowa City, Sioux Falls, and Boise.但许多地方将在阳光地带 - 驱动器移动仍有强劲 - 但科特金还指出,高涨的低成本枢纽像平原上的法戈,爱荷华州迪比克市苏福尔斯,以及博伊西。

The demographic growth is driven partly by fertility.在人口增长部分是由于生育能力。 The American fertility rate is 50 percent higher than Russia, Germany or Japan, and much higher than China.美国的生育率为百分之五十高于俄罗斯,德国和日本,比中国高。 Americans born between 1968 and 1979 are more family-oriented than the boomers before them, and are having larger families.美国人1968年和1979年之间出生更以家庭为他们的婴儿潮一代比以前导向,并具有较大的家庭。

In addition, the US remains a magnet for immigrants.此外,美国仍然是一个移民磁铁。 Global attitudes about immigration are diverging, and the US is among the best at assimilating them (while China is exceptionally poor).有关移民的全球态度分歧,美国在全球名列前茅,是在吸收他们(在中国是非常差)。 As a result, half the world's skilled immigrants come to the US As Kotkin notes, between 1990 and 2005, immigrants started a quarter of the new venture-backed public companies.因此,全球有一半的技术移民来至于科特金注意到美国,1990年至2005年,移民开始了新的风险资本支持的上市公司的四分之一。

The United States already measures at the top or close to the top of nearly every global measure of economic competitiveness.美国已经措施,在顶部或接近几乎每一个经济竞争力的全球措施的顶部。 A comprehensive 2008 Rand Corporation study found that the US leads the world in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2008年兰德公司的综合研究发现,美国领导的科学和技术发展的世界。 The US now accounts for a third of the world's research-and-development spending.美国现在占了世界的研究和开发支出的三分之一。 Partly as a result, the average American worker is nearly 10 times more productive than the average Chinese worker, a gap that will close but not go away in our lifetimes.从一定程度上讲,美国工人的平均近10倍,比一般的中国工人,一个缺口,将关闭,但不打算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去生产。

This produces a lot of dynamism.这将产生大量的活力。 As Stephen J. Rose points out in his book “Rebound: Why America Will Emerge Stronger From the Financial Crisis,” when income is adjusted for family size, the percentage of prime-age American adults earning between $35,000 and $70,000 declined by 12 points between 1979 and 2007.正如史蒂芬玫瑰点在他的著作反弹:为什么美国会更坚强从金融危机中,当收入家庭的大小调整,黄金年龄的美国成年人的比例35,000元和70,000元收入由12分下降至1979年和2007年。 But that's largely because the percentage earning more than $105,000 increased by 14 points.但是,这主要是因为收入的比例超过10.5万美元增加了14分。 Over the last 10 years, 60 percent of Americans made more than $100,000 in at least one of those years, and 40 percent had incomes that high for at least three.在过去10年中,百分之60的美国人至少在当年1 10万美元以上,有百分之40的收入,至少在三个高。

As the world gets richer, demand will rise for the sorts of products Americans are great at providing — emotional experiences.随着世界变得更丰富,需求将会增加对产品的种类都是伟大的美国人提供 - 情绪体验。 Educated Americans grow up in a culture of moral materialism; they have their sensibilities honed by complicated shows like “The Sopranos,” “The Wire” and “Mad Men,” and they go on to create companies like Apple, with identities coated in moral and psychological meaning, which affluent consumers crave.受过教育的美国人成长在一个道德上的物质文化;他们以诸如黑道家族本线广告狂人,他们去创造像苹果公司的身份与道德涂层,显示磨练他们的情感复杂和心理意义,这富裕的消费者渴望。

As the rising generation leads an economic revival, it will also participate in a communal one.作为成长中的一代导致经济复苏,也将参加社区之一。 We are living in a global age of social entrepreneurship.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时代的社会企业。

In 1964, there were 15,000 foundations in the US By 2001, there were 61,000. 1964年,共有15000名在美国的基金会到2001年,共有61,000 In 2007, total private giving passed $300 billion. 2007年,通过私人捐赠总额3000亿美元。 Participation in organizations like City Year, Teach for America, and College Summit surges every year.如城市年,为美国任教,与大学组织参加首脑会议每年激增。 Suburbanization helps.郊区化帮助。 For every 10 percent reduction in population density, the odds that people will join a local club rise by 15 percent.人口密度为每减少百分之十,人民的几率将参加由当地俱乐部上升百分之十五。 The culture of service is now entrenched and widespread.该服务现在是根深蒂固的文化和普遍。

In sum, the US is on the verge of a demographic, economic and social revival, built on its historic strengths.总之,美国是一个人口,经济和社会复兴的边缘,其历史优势之上。 The US has always been good at disruptive change.美国一向善于破坏性的变化。 It's always excelled at decentralized community-building.它总是善于分散的社区建设。 It's always had that moral materialism that creates meaning-rich products.它总是有这样的道德上的物质,创造意义的丰富的产品。 Surely a country with this much going for it is not going to wait around passively and let a rotten political culture drag it down.当然一个国家,这么多它会不会被动地等待,让周围一个腐朽的政治文化拖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