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忠良博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民族兴衰,子孙有责!

 
 
 

日志

 
 
关于我

刘忠良,河南周口人。信仰:我的上帝是伟大与真理。使命:肩负祖国的未来,托起民族的希望,承载人民的期待。人口、制度、文化是一个民族与国家的三大支柱,人口是生命载体,制度是根本规则,文化是思行内核。人口(数量、质量、结构)是其力量的源泉、兴盛的根基,制度与文化培育并释放其力量之源,三者共同决定民族与国家的兴衰命运。寻求真理,振兴中华,造福同胞,愿与君共勉。欢迎加微信cnlonglzl,随时阅读新文章。电子邮箱:cnlonglzl@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人口与资本论  

2009-08-04 10:39:10|  分类: 人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口与资本论

刘忠良

  资本的本质是用来协调发挥物化知识技术——生产设备与活知识技术——人力资本的生产力潜能。生产设备是已经物化的知识技术,而知识技术又是人创造的,即生产设备是已经物化的人力资本。而活知识技术,亦是人创造的,即知识技术是已经现实化的人力资本。活知识技术又分已经被创造的和将要被创造的,统称为人力资本。所以,人类发展的实质是不断将人力资本发挥成现实的生产力,是人对人自身智慧不断释放的结果。由资本的本质决定,资本增长的本质是由人力资本对资本需求增长的拉动。资本因生产力协调和实现的需要而存在。从本质上讲,资本只不过是协调资源的调用,本身不具有任何的生产能力。所谓资本带来的生产力发展,只不过是资本调用资源发挥了技术与人的生产力潜能,而不是真的是资本本身带来的发展。资本的增长的实质是因为资本在协调资源时可以获得的利润(报酬)和利润(报酬)的引力所带来的供给增加,也即是资本的收益和资本收益的引力共同决定资本的总量。当人与技术的生产力潜能被用完或将要用完(多数情况下是将要用完)时,资本的边际收益就会降为零或为负,这时资本的引力也为零或为负(当然受预期与估计的影响,因而可能还有盲目的投入),资本增长就会停滞。若再增加,经济就要清洗多余的资本,有多少多余就清洗多少,也即是企业的破产或收缩。我把这个还未用完的生产力潜能称为生产力剩余(未释放的经济发展潜能),这样就可以比较容易的解释维护物质资本投资边际收益递减:决定物质资本投资边际收益大小的核心原因是生产力剩余的大小,由于不断的投资导致生产力剩余不断变小,因而追加投资的收益降低,也即是物质资本投资边际资本收益递减。解决物质资本投资边际收益递减的根本办法是提高生产力剩余,也即是提高人力资本,发展知识技术,但归根结底是人力资本的贡献,只有人才能提高生产力剩余。由于人力资本的投资或人力资本的增长导致生产力剩余的增加,因而投资人力资本可以导致边际投资收益增加,所以是人力资本投资边际收益递增。事实上,所有贡献的根源皆是人力资本的贡献,所谓其他贡献包括物质资本投资的贡献只是占了人力资本创造的生产力剩余的光,并不是他们真的做了根本性的贡献。由于生产力剩余决定经济向上发展的空间,所以生产力剩余越大,越有利于经济的发展。由边际物力资本投资的边际收益递减可知,发展的速度和生产力剩余的空间大小呈正相关。若无生产力剩余,无论是政府还是资本再努力,也不会有经济发展。若生产力剩余很大,只要政府建好制度,无需政府多少努力,经济也会快速发展。由于知识技术可以通用,所以知识技术可以很快的提高生产力剩余,从而加速经济发展。而我们又知道,知识技术乃人所创造,在人均人力资本相等的情况下,人口越多知识技术被创造的越多,继而生产力剩余越大,进而经济发展越快。而我们平常的认为和计划生育宣传是什么呢?人口多会加快生产力剩余的提高从而加快经济发展,怎么可以说是人口多阻碍经济发展呢?

根据资本实质可知,资本是由人口数量、经济技术水平和经济技术特征所共同决定的。也即是,资本总量=人口×经济水平和技术特征所需的人均资本量。若过多了,经济会通过经济危机、企业倒闭或收缩来清洗资本。所以,一味的追求高投资是错误的。高投资很容易使生产与消费失衡,结果企业倒闭,过剩资本遭清洗。有人说:“我们的发展水平还很低,怎么还会资本过剩呢?”资本是否过剩永远是相对量而不是绝对量。就像1929年爆发的经济大危机,那时的资本主义世界的资本量绝对没有现在高吧?但还是过剩了,因为是否过剩只能用相对量计算。所谓一轮又一轮的经济周期,包括中国,大约10年的经济周期,其经济周期的后期都是在清洗过剩的资本。你若追求高投资,那你被清洗的量就越多,或让银行呆账高涨,或让国库亏空,或让民间投资成为炮灰。所以中国一味的追求高投资,希望通过所谓的人均资本快速增长来提高人均GDP的想法是错误的。因为人均资本提高的本质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它提高的速度受需求增长、人力资本增长或积累、及知识技术发展的制约。所以,想拔苗助长是不可能的,而且拔苗助长必定是有害的。尤其是在短期内,需求增长的制约是非常明显的。由于过高投资,加剧了生产与消费的失衡,结果资本遭到更早更多的清洗,反而人均资本提高的速度降低了,因而GDP的增长与人均GDP的提高速度反而更慢了。这是在损害经济的发展而不是有利于经济的发展。

由于需求的增长除了受生活水平(受知识技术水平所根本决定)提高制约外就是受人口增长的制约,人力资本总量受人口数量的决定性影响(人口数量×人均人力资本含量),而知识技术发展又由人力资本总量所基本决定,所以资本总量增长受到人口数量的根本性制约。而中国的经济学家与人口学家及政府,剥离人口与资本的关系而空谈人均资本的提高是极其错误的,必将危害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

事实上,是人口的增加加速了人均资本的积累,而我们平常的认识恰好与真理相反。首先,需求增长(需求=人口×人均消费)受人口增长的制约,人口增长会拉动需求,从而使资本的收益与资本的引力增加,进而资本自动增加。由于人口增长受生孩子的根本性影响,生孩子是拉动内需而孩子却不抢占就业岗位,这就自动提高了人均劳动者的资本配比。其次,由于新生代的人力资本含量更高(受教育更高,学习的知识更新更深),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新生代可以承受的最高资本配比相对于上代人是大幅的提高。这样,通过新生代提高了最高人均可承受资本配比,也即是提高了资本向上提高的空间和余地。再通过资本需求差(最高可承受资本与现实资本之差,相当于生产力剩余)扩大对资本提升的作用,即提高资本的利润和资本引力,从而加速资本的成长,进而就提高了人均资本。也即是说多生孩子会最终提高人均资本(因为人均资本含量高的人口比重增加了),尤其是对中国这样的代际间人力资本差别很大的国家更是如此。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人口的增多,尤其是对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人力资本更高的新生代数量的增多,会加速知识技术的发展。由于人均资本的直接上顶(间接上顶是人力资本)是知识技术发展的水平,所以新生代的增加会较大幅的提高人均资本的天花板,扩大资本需求差,从而使资本收益高涨和资本引力大增,继而较大幅的提高人均资本。第四,知识经济具有人口规模节约资本的特征。假设A、B、C三国各自发展航天事业,三国的人口比是:A:B:C=25:5:1。如果A国人均投入100元,则B国人均投入500元,C国人均投入2500元。相比于B国,A国人均投入节约400元,节约80%。相比于C国,A国人均节约2400元,节约96%!设人口为n,人均GDP为g,投资比率为t,具有上述节约资本特征的经济比例为x,此类在国际上平均人均投资T,则人均资本的公式为

 新形成人均资本=tng(1-x/n)/n+T=tg(1-x/n)+T

 我们可以肯定,中国的人均GDP越来越高,即共识中的g变大;随着时代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公式中的x一定是越来越大,则人口n越大越好。也即是,g越大,n越大,则中国的人均新形成资本越大。也就是说,在当今和未来的知识经济时代,人口越多越有利于人均资本的提高。

而我们的计划生育宣传和全体国民的认识全是脱离动态现实的静态的加减乘除运算,既是可悲的,又是极其危险的,必将危害中国的长期发展

既然大家都经常谈投资与储蓄的关系,那我也这个角度去分析资本的动态形成。储蓄分公司储蓄、国家储蓄和居民储蓄。

居民储蓄=居民可支配收入-居民消费支出

政府储蓄=政府可支配收入-政府消费支出

公司储蓄为当期提拨之各项公积金及未分配盈余,是公司的可支配收入,主要来自公司的利润所得。

公司一般是因为投资才造就储蓄,不然就分红了,而政府的储蓄是因为政府参与投资造成的。

储蓄转化为资本分两种类型:1、储蓄等待转为投资,这基本上是居民储蓄;2、投资要求储蓄或强制储蓄(如通过通货膨胀使居民消费萎缩,等于强制储蓄,或国家力量强制的储蓄),主要是公司储蓄与政府储蓄及部分公民储蓄,其方式是主动投资,因投资需求而储蓄。

另外,还有一种投资,是无需国内储蓄的投资。为何呢?因为投资需要储蓄有两个原因:1、直接原因,是因为投资者所需的货币具有稀缺性,要投资就要积累货币或借贷货币(现在趋于符号化和抽象化);2、根本原因,或称本质原因,是因为消费产品的生产经常要占用投资产品生产的经济资源,如劳动力和中间产品,或直接争夺产品,如投资需求与消费需求两用的产品,经济为了使两者不发生或减少发生因资源与产品的争夺矛盾而产生的不良现象如通货膨胀等而采取的让一方(一般是消费品生产让步和居民消费让步)让步的办法。也即是说,并不是投资的本质需要储蓄。由于消费品生产与生产品的生产及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并不是时时都是非此即彼的零和博弈,在生产过剩而消费不足的今天更加如此,在社会经济资源畅通流动的今天和经济资源全球化的今天更加如此,即是发生了投资大于储蓄的现象在一定程度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就是无需国内储蓄而可以投资的原因。我把这种投资成为非储蓄投资,或资本的弹性空间(不受本国储蓄限制的投资)。通过发达的金融市场,流畅的资产市场、劳动力(人才)市场与产品市场及全球化可以提高资本的弹性空间。由于中国的人口多,经济量大,内部经济资源与产品的自我满足性高,所以中国的资本弹性空间大。如中央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和扩大基础货币发行,就是多印一些钱用来投资或消费。由于中国的人口多,导致的中国内部人均资本弹性空间也大,即是因为人口多带来的可供使用的人均资本增多。再加上中国的外汇贮备量(众多人口的劳动换来的)大和经济总量(因为人口多)大带来的国际信任高,中国资本的弹性空间更大。

当生产力剩余比较大时,资本的收益提高,企业的利润高涨,吸引投资和获得贷款的可能性大增,三者加起来使企业的投资资金大增。企业投资资金大增后,接着企业的投资又变成企业的大量利润,可供投资的资金继续增加。这时,居民(其实是拥有社会绝对多数财富的少数富人)看到投资收益很大,投资的积极性大增,投资量就随之增加。由于收益率高,居民投资获得的收益大幅增加,从而居民的可投资资金也跟着大幅增加。此时,银行看到企业的利润很高,加上企业愿意付更高的贷款利息,银行放款大增,中央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也大幅的增加。同时,银行提高存款利息,吸收存款增加。而经济的发展,又提高了居民的可储蓄资金量,进一步供应投资需求。银行在收到高收益后,利润大增,自身资金大幅增长,贷款能力进一步的提高。而政府,看到投资收益增加,投资积极性大幅提高。并且,经济的快速发展亦需要政府更多的基础设施配套,政府投资需求跟着增加。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及政府投资收益的大增,导致政府的税收与投资收益(尤其是来自国企的红利)大幅增加,政府的投资能力进一步的增强。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需求大增,政府获得大笔的铸币税。中央银行的再贷款和再贴现也加大了资金供应,此时,国外的资金看到高利润后大量涌入,获得的外部经济资源增加。在此时,国内企业和政府向外融资的可获得性也大幅提高。从而资本弹性空间得到充分的利用,并且资本的弹性空间再次生成资本的弹性空间。经过这一系列的经济运转后,经济大幅增长了,人均资本也就跟着大幅增长了。

相反,当生产力剩余比较小或为零时,经济或停滞或衰退或危机,经济开始清洗资本,刷掉过剩资本。导致资本的边际收益为零或为负,企业的利润大跌,吸引投资和获得贷款的可能性大幅降低,甚至是没有可能,谁愿把资金投向没有收益希望的企业呢?由于增加投资获得不了利润,企业不愿意增加投资。并且,企业的投资能力最终来自企业的利润,没有利润企业又怎么持续增加投资?这时,居民(其实是拥有社会绝对多数财富的少数富人)看到投资收益很低或收益为负,投资的积极性大跌,投资量就随之减少或退出已有投资。由于收益率太低或为零为负,居民投资获得的收益大减或亏本,从而居民的可投资资金增长乏力或干脆是负增长。此时,银行看到企业的利润很低或亏本,加上企业愿意付的贷款利息太低,银行放款萎缩,或干脆强行向企业收回贷款。此时,中央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开始退出。同时,银行降低存款利息,甚至降为零,吸收存款能力降低。而经济的萎靡或萎缩,降低了居民的可储蓄资金量增长或干脆负增长,进一步降低投资供应力。银行在收不到利润且呆账大增时,自身资金萎缩,贷款能力进一步的降低。而政府,看到投资收益萎缩,投资积极性大跌。并且,经济的萎靡或衰退不需要政府更多的基础设施配套,经济对政府的投资需求降低或根本没需求。由于经济的萎靡或衰退,导致政府的税收与投资收益大减,政府的投资能力进一步的降低。由于经济的萎靡或萎缩,经济对中央银行的货币发行需求为零,政府不能再获得铸币税。此时,国外的资金看到低利润或负利润后,大量外资退出,包括国内资金也往外跑,获得的外部经济资源为负。在此时,国内企业和政府向外融资的可获得性也大幅降低。从而资本弹性空间无法利用,并且诞生负资本弹性空间,也即是储蓄大于投资。经过这一系列的经济运转后,经济增长停滞或萎缩,人均资本停止增长或甚至降低。

 由80/20财富定理(少数人拥有社会多数财富,在贫富差距大的我国更严重)可知投资量与储蓄量的主体皆是少数人的事,而计划生育是让多数人少生孩子,你说少生孩子能省下几个钱?再者说,养孩子是边际成本递减,在美国的统计表明养三个孩子的成本仅是一个孩子的1.6倍,少生孩子节省的量很低。并且,少生孩子了你不一定就储蓄的多了:由于少生孩子压力小,工作的积极性降低;由于少生孩子的压力小,非必须消费或奢侈消费增多。所以,少生孩子增加的储蓄量很低,相对于巨大的资本弹性空间(不需要储蓄的投资,估计最低每年可以提供几千亿)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也即是说没有必要用少生孩子来增加储蓄。

中国的储蓄率一直很高,即使是未实施计划生育也是如此。现在的储蓄率高达50%左右,银行的存款放着贷不出去,大量储蓄转换不了投资,这说明我们的储蓄是显然过剩的。我们知道,储蓄必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否则消费会严重不足,危害经济发展。中国一直是高投资,近期投资占GDP的比重高达世界罕见的40%,产能严重过剩,所以中国是投资过剩的。我们知道,投资与消费要有一个合理的比例,否则会使消费与投资的比例失调,从而使宏观经济失调,进而危害经济发展。既然中国在未实施计划生育之前一直是高储蓄高投资,且从90年代一直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中国还需要用计划生育来提储蓄率吗?中国经济已经是严重的内需不足,再少生孩子降低消费只会是经济问题雪上加霜,计划生育一直是为这个本身的高储蓄率国家帮倒忙!

由于生产力剩余空间只能由人力资本来创造,所以经济发展的核心是人力资本,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最重要。所谓少生孩子节约的社会抚养费(在中国是家长投资为主体,政府配套一部分),全是经济发展最核心的人力资本投资,是以边际收益递增的宝贵人力资本去换边际收益递减啊!我们是用物力资本投资的小芝麻去换人力资本投资的大西瓜,我们是用钻石换泥巴,我们是不是太聪明了?也许用少生孩子节约的那点钱所追加的物力资本投资正好处于边际物力资本投资收益为零或为负的位置上,即使不是处在那个无效的位置,收益也是非常低的。按中国的生产严重过剩与内需严重不足的现实来看,用少生孩子的钱所追加的物力资本投资极有可能是无效的浪费!也就是我们少生孩子不仅是失去了得到钻石的机会,可能我们连泥巴也得不到!还有可能是我们自己的泥巴因经济的消费投资失衡在短期内相对于无计划生育而减少。至于未来,计划生育让我们的泥巴相对于无计划生育是百分之二百的减少,再是百分之三百的减少,再是百分之四百、五百、六百、……的减少。

人力资本是物力资本的妈妈,没有妈妈哪有儿子?妈妈少了儿子还能生的多?

阅读参考: 发达国家一百多年来的人口与经济增长(单位:%)

国名

年份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GNP年平均增长率

人均GNP年平均增长率

国名

年份

人口年平均增长率

GNP年均增长率

人均GNP年平均增长率

澳大利亚

1861-1962

2.4

3.4

1.0

瑞士

1890-1959

0.8

2.6

1.8

美国

1839-1960

2.2

4.3

2.1

瑞典

1961-1960

0.7

3.7

3.0

加拿大

1870-1962

1.9

4.1

2.2

意大利

1861-1962

0.7

2.0

1.0

荷兰

1851-1960

1.4

2.9

1.5

英国

1861-1959

0.6

2.1

1.0

日本

1879-1961

1.2

4.2

3.0

法国

1841-1962

0.3

2.1

1.8

资料来源:Simon Kuznets,Moden Economic Growth,Yale Univ,Press,1966

由此表可以看出,人口增长不会阻碍经济增长,而是加速经济增长。而经济的加速增长,说明资本形成也在加速增长,因而人口增长不但不会降低资本增长,而且是加速资本的增长。并且表中左边人口年增长率大于1%的国家整体人均GNP增长率高于右边人口年增长率低于1%的国家,这说明人口增长不会降低人均GNP的增长,因而人口增长也不会降低人均资本的增长。

1800年法国人口为2750万,美国人口为530万。2007年法国人口6171万,美国人口3.016亿。美国人口增长到56.9倍,年均增长率为1.97%.法国人口增长到2.2倍,年均增长率为0.39%。美国人口增长量是法国的8.7倍,但现在美国人均GDP是法国的1.37倍,所以认为人口增加降低人均资本从而降低人均GDP的说法是错误的。而且,历史还会继续证明我们减少人口最终根本不能提高人均资本和人均GDP!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